首页 > 星座 > 拉科仁东控股崩盘背后的隐秘路径:股东依靠国
拉科仁东控股崩盘背后的隐秘路径:股东依靠国
889 2021-11-22 14:29

仁东控股的闪崩还在继续。

12月9日,仁东控股迎来了连续第十一个跌停,总成交额仅2199万元,距离重回2019年7月30日16元左右的股价,还剩一个跌停板的距离。此前,关于仁东控股幕后操盘手被司法部门控制的消息已经在市场蔓延,30亿融资盘爆仓或只是时间问题。

业内普遍认为,仁东控股长达15个月有余的“慢牛起点”缘于2019年7月30日,当天,仁东集团宣布公司即将实际控制人变更,海淀国资北京海淀科技金融资本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科金集团”)与公司原控股股东方签订《股份委托管理协议》,零成本拿下仁东控股1.19亿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21.27%)对应的表决权。

海科金集团的介入让仁东控股一众中小投资者信心百倍,此前,海淀国资曾疯狂在A股扫货,相继入股金一文化、三聚环保等,并为这些企业提供了流动性支持。

但值得关注的是,在海科金集团入主仁东后,随着股价上涨,“牛散”景华系、德御系、京基集团等多方资本却开始不断减持仁东股份。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与对其他上市公司“悉心照料”不同的是,海淀国资并没有实际取得仁东控股的股份,在通过委托表决权入主仁东控股一年来时间里,对仁东控股的助力并不明显。

仁东控股的闪崩还在继续。甘俊摄

海淀国资零成本入主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近年来仁东控股的经营状况与资本运作发现,仁东控股的败局或早有征兆。

“去年我们看到海科金说收仁东控股,就觉得很奇怪,因为这家公司资质确实一般,当时考虑可能是为了借壳,把‘兄弟公司’海科融通装进去,但看方案和海科金买金一文化又不一样,仁东控股的股东并没有实际转让股份,并非真的想要卖壳。”12月9日,北京一家私募机构合伙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

从彼时仁东控股的财务数据上看,公司资质平平。2016、2017、2018年,仁东控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6.43亿元、9.53亿元、14.86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6亿元、-2.15亿元、0.59亿元。而值得一提的是,彼时,仁东控股收购的子公司合利宝连续两年未完成业绩承诺,上市公司2018年却没有计提商誉减值。

2019年中报时,仁东控股商誉高达9.99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比例为34.81%,占公司净资产的比例高达99.9%。

2019年7月29日,仁东控股原控股股东北京仁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仁东信息)及其一致行动人仁东(天津)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天津仁东)、仁东(天津)科技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仁东科技)、霍东与海科金集团签署了《关于仁东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的股份委托管理协议》。

就此,海科金集团通过股份托管的方式获得了上市公司21.27%的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北京市海淀区国资委成为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彼时双方还约定,初始托管期限为一年。初始托管期限届满后,受托方可单方决定延长托管期限,但延长时间不应超过一年,也就是最长可能托管2年。

同时,仁东信息将按托管年度向海科金支付托管费。如托管年度为完整公历年,该托管年度的托管费应为2000万元。

彼时,海科金集团承诺,在托管期内完成为上市公司提供的直接/间接资金支持,原则上不超过50亿元。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海科金集团在托管期间,对仁东控股的助力并不明显。

仁东控股曾公告表示,2019年11月、2020年4月向海科金集团申请借款10亿元、20亿元,但在此后回复深交所问询函时,仁东控股却表示截至2020年11月25日,公司累计向海科金集团借款余额仅为1.45亿元,具体为2020年2月、2020年5月,公司分别向海科金集团发生借款5000万元、9500万元。根据相关借款协议约定,上述借款期限为2年。

但细究借款过程,海科金集团牢牢掌握主动权。

2019年初,仁东控股曾参与海科金集团增资项目,以1.5亿元认购海科金8264.46万股,持股占比3.0236%。2020年海科金集团通过兴业银行北京分行委托发放贷款1.45亿元的交换条件,便是仁东控股将所持海科金集团股份全数质押给海科金集团子公司北京海淀科技企业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作为担保。

一来二去,海淀国资投入成本为零,每年收取2000万元托管费,“帮助”仁东控股开启了长达一年的牛市。

理性看待国资介入

海科金集团入股之所以能带给股民“鼓舞”,最为重要的原因是在2018年6月,其以同样几乎零成本(1元)的方式拿下了金一文化的控制权,随后又通过100亿资金援助帮助金一文化化解资金链危机。

但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对比海淀国资对金一文化、三聚环保等上市公司的“态度”,发现其对仁东控股并不“用心”。

2018年,海科金集团以1元价格收购金一文化控股股东碧空龙翔73.32%的股权,进而掌握上市公司控制权。当年8月31日,金一文化对外发布关联交易公告,海科金集团将向公司提供30亿元借款;10月10日,公司对外发布海科金集团将为公司及下属子公司综合授信提供担保,金额40亿元;10月16日,金一文化再次对外发布公告,称海科金集团控股股东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将为金一文化提供30亿元综合授信担保。

同期,另一家海淀国资北京海淀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在拿下三聚环保控股权后,也给其带来巨额资金支持,2018年中,北京市海淀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便与上市公司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直接以现金受让三聚环保的债权及应收账款,总金额为60亿元至80亿元。

但海科金集团却在入主一年后终止了委托协议,2020年11月披露《关于公司权益变动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指出仁东信息方与海科金集团终止股份委托管理关系和一致行动关系的协议。

其称主要原因是:“受各方面因素影响,双方合作进度低于预期,一方面是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双方战略合作部分约定事项无法实施;另一方面受国企相关政策影响,有关项目落地和实施受到一定限制,也影响了双方合作进程和相关资金支持的到位。综合来看,双方不再具备进一步合作的基础和条件,从而导致本次委托协议一年期满后不再续签。”

“我们判断,仁东集团(仁东信息方)那边根本就没有打算卖壳,今年年初,仁东集团还想拿下*ST华讯,又怎么会放弃仁东控股这个壳呢?国资方也没有足够的动力支持上市公司发展。”沪上一家券商投行负责人对记者指出。

2020年1月22日,*ST华讯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华讯科技及公司实控人吴光胜与仁东集团签署了框架协议,仁东集团拟通过增资华讯科技、受让华讯科技股权等方式取得华讯科技不低于51%的股权,达到控股地位。

在部分市场参与者看来,虽然没有带来实质性的业务合作或资金资源,但海淀国资的托管在一定程度上为仁东控股股价“炒作”提供了契机。

不过,有观察者指出,归根结底,坐庄行为仍然是引发仁东控股二级市场大幅波动的主因。

“庄家只是借用了国资介入的一个机会,作为炒作的借口。但是公司股价定价是不理性的,有人为操作的痕迹,这不是国资委的原因,投资者心里也应该都明白,有一定的赌博心理,一个企业并不一定会因为国资的介入就做大做强、脱胎换骨。投资者应该理性看待国资的介入、控制人的更替,要有风险意识。”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表示。

 返回21经济首页>>

拉科仁东控股崩盘背后的隐秘路径:股东依靠国

若获得转载权,请注明出处:http://www.9pedu.com/xingzuo/145.html

声明:未经许可不得转载;部分内容或来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中超直播车/永清/中超直播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维维安福【梦见猪】
897 2021-11-22
快船vs尼克斯【地评线】太阳鸟时评:深刻理解党
906 2021-11-15
叙利亚主帅被解雇儿童色情信息举报专区
886 2021-11-15
荷兰对捷克对话汤道生:腾讯ToB业务即将进入深
848 2021-11-13
恒大亚冠决赛录像车主1V1 | 极氪001还是Model 3?资
570 2021-11-08
麦卡威机上有人病发身亡 乘客行程被误找谁?航
146 2021-11-08
日天皇杯X计划招募令 欢迎您的到来
828 2021-11-06
2018世界杯预选赛直播皮肤暗黄怎么改善变白&nb
844 2021-11-05
曼城遭欧战禁赛《断念》
507 2021-11-04
朴宝剑辱华下跪道歉对不喜欢的人怎么相处&nbs
862 2021-11-04
热评